udo油:我努力做一个和我妈不一样的母亲(母亲节)

我妈极其强势,记得我9 岁时刷球鞋,洗的不白,我妈告诉我洗不白那就扔了吧,我就真给扔了,我妈每年讲一次这个故事,以证明我不懂事,不是她要求太高,今年还在讲……

我妈只要躺在床上,全家鸦雀无声,她怎么做到的我忘了。

我妈不馋的时候,你请客就是多余,馋的时候你没时间就是不孝。

我妈会偷看我的日记……

我妈给我打扮的美美,上学被同学嘲笑,因为那时大家穿的都是军服……

少年时无法和我妈交流,就把自己锁在房里读遍所有可以找到的书…

我妈把家里打扫的窗明几净,同学都不敢来我家玩……

我妈不和孩子交流,她是老大,我妈讲我吃的盐比你喝的水都多,我过的桥比你走的路长…

然后这么多年,大家的话题就是我妈:该买什么她会高兴,该吃什么她会喜欢,该不该这么讲话,好像她今天不高兴,为什么………

然后我们都试过抱怨,最后都以愧疚退场。

我妈继续数点我的缺陷,从不放过一个机会,理由是让我更好…

我从不放过一个机会夸奖我女儿,哪怕是做的一款糕点,一个画的夸张的眼线……

于是在教育我的孩子时,我多给自由,我退居孩子后面,跟着孩子成长,由孩子自由放心地前行。

我妈也聪明地意识到我要不同, 她放权,观察我和女儿,讲我惯孩子不成样,然后有一天我俩观点不同,她没有像往常一样讲我的不是,而是眼看窗外,慢慢饮一口茶和我幽幽地说:看将来你的女儿好还是我的女儿好……

我始终记得这个画面和这句话,琢磨很久话中味道。

可是我发现,我在孩子的话语里活脱就是我妈,只是赋予的内容不同:

强势:我坚持自己的观点

干净:虽然和我妈差几个卫生级别

偷看孩子手机信息:加拿大法律规定16岁之前可以查手机

理念不同,交流困难:比如对同性恋的看法,要饭人的看法,社会家庭义务的看法…

就经常会问我女儿,你将来对我会像我对姥姥那么好吗?女儿讲,你见姥姥就紧张,我见你不紧张……

估计这是我唯一的不同。

   我妈爱美,饮食更讲究

从我记事起,妈妈就爱美,我也被妈妈美的打扮在同学里很尴尬,比如绣花绸裤(70年代初)被叫成地主婆,红上衣(到处是蓝灰的时代)被嬉闹为“红灯记”里的女儿。我一直“坚强”,也不“抱怨”。女儿现在也拿我开心:妈,你没有姥姥时髦……

我妈每天吃饭特别讲究,蔬菜很多,炖的煮的,不炒不煎。到了春天,蒲公英出来,我妈就蒲公英包子,蒲公英蘸酱,蒲公英…讲给自己清清毒。

妈妈把日子过的有滋有味。她说过日子要有心气,热情,给自己每年列出个希望(一个亿的小目标)……年年实现,年年高兴,日子就红火了。

我妈一头白发,面色红润,中气十足,少不了udo油的功劳。

还记得哥哥第一次来温哥华过年,在我妈家过了个团圆夜。合影照被年轻人誉为“一批脸色透粉”的Udo油粉丝。

我妈说,上帝真是慈爱,在她老年时让儿女都从事了健康产业,她也受益……信仰使我妈的爱和注意力都升华。我怀疑我到了这个年龄是否能活的比我妈潇洒。

健康和家庭都是如此重要

我在公务时,父亲病重,赶不回来,我这生都是遗憾。我退下来了,把妈妈接到身边,陪伴几年……” 更加关注健康和食品,我知道身体缺乏必需脂肪酸,喝udo油有几年,喜欢饺子沾油吃,香。

一位正迈入更年期的女士问我为啥看不出我有更年期,我不好意思讲我喝护士茶和Udo油,就分享另一个体会:不和同龄人在一起。找年老的,我妈讲:过几年就好了。我没觉得我怎么了。

女儿喜欢做 salad,一次,我混了一把坚果,Udo 油,鲜蒜放在一边,女儿说声谢谢,很自然地倒了进去,边翻腾边讲:好像我的皮肤好是Udo油,跟一个只吃有机认证的妈妈也无法争辩…

当妈的角色就是一个遗憾的角色,每个母亲都在尽心精益扮演,终是留有遗憾。

又到母亲节了,我们背后研究去哪里吃饭,我妈会喜欢,买什么礼物,嘱咐大家都要出席,老公有事出席不了也反复讲这个事的重要性

……我们都神经兮兮地爱着我妈。

有老妈让我惦记是福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