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士茶纪实15:乙肝病毒从1666000下降到500以下了!

我是三月和这位女士谈论乙肝和护士茶的关系。她是做公共健康的,讲“我要给我姨试”。我告诉她,我们在北美见过治愈,但病毒变性这么大,在中国是不是可以,不知道。

她说可以试,就买了三个月的。 我建议一个一个月地来,万一不好使,别浪费。

她第二月取货时告诉我有效,因为不觉得那么疲惫了。

周一她激动地传给我她的试验报告。我也是很舒心啊。

多少乙肝病人被歧视啊,我们那个时候,都不允许上大学的。

这是她写的文章;

我见证了奇迹:(她微信:z11583669) 作者:三人行

对于“乙肝”,我想大多数人并不陌生,甚至会谈其色变,相反,对于“护士茶”,可能还很少有人知道,正是这两个看似毫不相干的词,却引发了一段故事,一个“奇迹”,(至少我是这样认为),我就是这个奇迹的见证者。

其实,我认识和了解护士茶也仅有几个月之久,第一次看到“加拿大护士茶”是在放牛哥的一篇日记里,当时只说是一种很好的抗癌产品,只是这一点并不全面的描述引发了我很大的兴趣。

追根溯源,才了解到他是加拿大富兰集团根据印第安古老秘方生产出的草本有机饮品,可以清除毒素,固本培元,防癌自愈。而把它引入中国的就是华裔科学家傅林谦女士。

我想信缘分,有缘才会相遇,正是这冥冥中的相遇,让我们有了以后的故事。

开始的时候,我只是关注了傅姐(我喜欢这样称呼她)的公众号和朋友圈,并未有过交流,仔细的读她的每一篇文章,从字里行间感受着她的平和、真实、严谨与慈爱,通过文章中对“护士茶”的历史起源、案例陈述、科研数据的解读,我相信它是一种极为有效的排毒产品。而让我对它确信不疑的还是后来发生的事情。

我的一个表姨患有乙肝,家境一般但很幸福,因为有一个极孝顺的儿子,只要听说有什么新的方法就要试试,看到我朋友圈转发的文章,就说:姐,我妈可不可以喝,于是便有了我和傅姐的第一次谈话。

我说:“傅姐,护士茶可以治乙肝吗?”,“不确定,这是顽症”,她说,“那以前有没有这样的案例?”我又问,回答;“没有”!这两个简短的回答让我出乎意料,却又瞬间让我感动,原本以为得到的结果会是肯定的,在这个虚假广告满天飞,信任极度缺失的年代,她的回答与现实是那样的格格不入,却又让人感到那么的弥足珍贵!

我对表弟说,虽然得到的回答是否定的,但我确信肯定会有效,因为产品会如人品,表弟决定试试,傅姐说服三个月应该有效,并问愿不愿意分享感受,表弟说当然可以,只是要我代笔,我说:傅姐,我文笔不好,傅姐说:不怕,不要修饰,我只要真实感受,没有效果也是结果。

我再一次的感动!说得多好!没有效果也是结果!这是一个商人吗?这分明是一个学者的严谨与负责,一个勇于担当者的真诚与善良!这样的人,你会不信任吗?就这样,因为信任,表姨开始了她的清毒之旅,我也开始了朋友圈里连载的“追踪报道”。

姨每天都会像小学生给老师汇报作业一样讲述着她的感受,从一开始的恶心,便秘、到乏力、口苦、咽干及皮肤瘙痒,再到排气增多、食欲增加、面部起疹子到所有症状消失,然后是再一次的困乏、到睡眠好转。。。。。。

我记录着她每天一点一滴的变化,很高兴他有这么明显的反应,因为这说明护士茶已在体内发挥了作用,直到喝到四十八天的时候,姨说要去化验一次,这让我既期待又感到一丝不安,期待的是我终于可以以科学的数据验证护士茶的功效了,不安的是这么短时间,万一化验不尽人意,姨会不会失去信心停止服用,让前面所做的努力付之东流。

终于在一天的忐忑中等来了消息,电话中,表弟说:姐,你猜结果如何?没等我开口,他便掩饰不住内心的喜悦喊着说:太神奇了,DNA转阴了,病毒从上次的1666000下降到500以下了,我其实也预料到会好转,病毒量可能会下降,但没想到会下降的这么快,一时间也惊、喜交加!我和傅姐的判断是正确的!

每一个有医学常识的人都知道,乙肝的治疗在世界都属难题,最好的结果也只是临床治愈,而现有的常用治疗方法也就是抗病毒治疗,但也极易形成耐药性,不但会增加患者的经济负担,还会极大地消磨患者的治疗信心,这个结果给了我们莫大的鼓舞。

即便是抗病毒药物在这么短的时间内也不一定达到这种效果,护士茶虽不是药物,却在某方面有着药物都不可比拟的作用,从这个角度,我不得不说,护士茶又创造了一个奇迹!

姨会继续服用护士茶,我也会继续跟踪,在朋友圈写服用护士茶感受系列,期待下一次的检查会有再一次的奇迹发生。

这是她给我的实验室报告,我们不知道这是不是个例,但它真真切切发生了。

这是2月的检验结果:

5月份的结果: